【師父有話說】  「華藏工程」,鍛鍊獨立的人格性


學佛修行前,培養獨立的人格性是必要的;擁有獨立、良好的人格性,對於修行有絕對的幫助。然而,該怎麼養成良好的人格性呢?必須跟他人相處,積極的跟他人相處,從群體生活中鍛鍊良好的人格是必要的;因此在正式踏上修行道路之前,我們提出了「生命四大工程」,透過工作、生活上與群眾的相處與鍛鍊,來培養自身完善的人格性。首先,我們來談「華藏工程」。

「華藏工程」之於修行而言,是為了培養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,走出自己,從交流討論中,建立與訓練「人際關係」。

華藏工程的核心精神在於「聆聽、欣賞與接納」,發掘團隊互動與合作的重要性。交流時,以三至五人為一組,三人最好,頂多五人,如果人數多達六個人,就必須分成兩組。大家選擇一個主題相互談論,每個人的發言時間限制在三至五分鐘,為什麼有時間限制呢?這是為了培養表達能力,論述一件事情或想法,必須在三到五分鐘之內充分表達、講完重點。

不會講的人,就「站」三分鐘,練習膽量;很會講的人,再怎麼侃侃而談,都必須在五分鐘之內結束,訓練更精確的口條與思路。當別人在發表言論時,其他人則靜靜聆聽、好好欣賞、認真接納。

然而,華藏工程另一個重要的精神是「珍惜、尊重與包容」他人,可不要自己講完了,一輪到別人發表的時候,你就離席跑去上廁所,這麼一來不就沒聽到、不知道別人說了什麼嗎?這可不行,一定要養成聆聽、尊重別人的好習慣。

你在講,別人認真聽;那別人在講,你怎能不好好聽呢?如果無法聆聽別人、不能欣賞別人,也不接納別人,那麼人格性就一定出了嚴重的問題。因此,華藏工程的意義,一方面訓練表達能力、把重點講清楚;二方面養成耐性,聆聽、欣賞、接納別人的意見。

倘若你能夠順利進行華藏工程,那麼你也會發現你的人際關係是良好的,同時社會適應性也不錯,自然而然人格性也不會出問題。

但華藏工程中有一個考驗,千萬留意不可人云亦云。別人先發表了言論,輪到你的時候,你會不會習慣順著前面的人的論述繼續講下去?這就是陷阱了。他講他的,你講你的,每個人都必須塑造自己的獨立性。

人格性不但要健全,也要獨立,一旦人格性獨立,修行就快了。所以華藏工程為的是培養人際關係與社會適應性,如此一來,對於人格性的健全與獨立,便有「確認」的效果。

然而,為什麼華藏工程的討論模式要設定三到五人呢?這是因為當太多人齊聚在一起,容易出現意見領袖、小老師。要注意,華藏工程並不是讀書會,每個人應該清楚並堅決地表達自己的意見,而對於別人發表不一樣的意見,也要學習稱讚與接納。

你可以不接受別人的意見,但必須尊重別人的意見。能做到這一點,就是人格性健全的特質與表徵。倘若不接受別人的意見,也不懂得尊重別人的意見,就代表人格性出了非常大問題。如果明明不接受卻又要壓抑自己,強逼自己接受,那人格性就會被扭曲。

所以,華藏工程是修行者的先決性條件,聆聽、欣賞與接納,不妨先從這一步做起,確立健全與獨立的人格性。


文章出自:2018年3月份上海華嚴團拜會 海雲和上開示

文章出自:2018年3月份上海華嚴團拜會 海雲和上開示

究竟見地 不可言說

光憑概念生活,人生絕對活得不真實,你尋尋覓覓你的所信,但它卻來自於你的右腦,而不來自於你的左腦,要知道無論左腦再怎麼辛苦求證都是假的、全都是枉然。有人說:「我找到真理以後我才信。」但真理到底該如何求證?偏偏你的左腦根本無法求證。

能信、所信 止於至善

假如你追求真理,就會架構出一個十全十美、止於至善的生命境界。每一個人都該朝向這個方向努力。且不論十全十美、止於至善,至少必須不斷進步,今天比昨天進步,今年比去年進步,年年都進步。這輩子也應該比上輩子進步,為下輩子準備比這輩子更進步的資糧。具備這種認知,就是究竟的見地。

見濁與惡魔

我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,真正要探討的不是虛幻的理論,而是現實的問題。要從現實的觀點出發,看看現在使用的東西,明明比三十年前要好,為什麼我們卻無法擁有三十年前的幸福呢?

見地 相對與絕對

我們要積極參與見地,先把見地分門別類。見地有藍派的見地,有綠派的見地,有紅派的見地,有鷹派的見地,也有鴿派的見地,虎派的見地,兔派的見地。這些見地都稱作「相對性的見地」。既然是相對,即是不究竟。世界上找不到沒有見地的人,只不過放眼形形色色的人群,百分之八十沒有主張,只盲目跟著流行走。有一些見地,將不對的變成對的,最後指鹿為馬、積非成是,才會變成民粹遭人操縱。

啟動右腦 活在當下

其實,人只要一啟動左腦邏輯,就永遠不會有快樂可言。左腦的邏輯越轉動,恐懼感就會越深。因為左腦邏輯的運作會使你不斷產生空虛、產生恐懼。如何啟動右腦來平衡左腦?其實西方邏輯一直在追尋解決的方法。美國學者一再討論:如何運用教育制度、如何改革體制?這卻仍然淪為用大腦邏輯去解決問題。當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時,就會產生五個新的問題,想接著解決這五個問題,至少又產生五十個新的問題,層出不窮。所以必須用右腦,而不是邏輯思維。

提升正能 無常不再

有弟子問:「離苦得樂,離了苦一定會快樂嗎?」 無論苦也好,樂也好,它們都有好幾重意義。我們通常說苦、集、滅、道,苦是痛苦,集是痛苦的原因,滅是指苦可以滅,道是滅苦的方法。若以現代化的詮釋,苦是現象,「現象無常」即是苦。得到是無常,害怕失去,得不到更苦,因此患得患失,這就是苦。

妄想與欲望

我們常把欲望與妄想混為一談。但當我們汲汲營營想滿足那些窟窿的時候,實際上卻是在滿足妄想,只是自己沒有察覺罷了。追求滿足感,往往卻只是在「滿足妄想」。為什麼要將妄想與欲望分開?因為妄想屬於意識界,充滿邏輯運作的妄想通常是放射型的、是永無止盡的。當你意圖填滿那個窟窿的時候,往往說不清這個妄想的本體。倘若它是收斂型的,收斂到某個程度時,妄想就會自然降低、消失不見。

生活亦複雜 內在要簡單

生活很簡單,卻也很複雜,百貨公司裡充斥各種品牌,可就有人偏偏不愛東逛西逛,只固定光顧這一家。生活簡單化,可以活得很豐富、很精彩。

脫離DNA束縛

有很多我們所想、所求的,與實質性的DNA是無關的,DNA的結構絕對不妨礙精神領域的超越。產生障礙的無非只是自己心理的障礙,而非DNA的障礙。DNA的存在是生命的基本結構,人們汲汲營營想改變的其實都只是外相。

高峰經驗

高峰經驗非常傳神,它不是物質,而是將情境融入。物質只是媒介,它卻能融進你的生命,兌現出來的那個東西稱之為「高峰經驗」,它非常主觀,所以經常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,也就是每個人的生命感透過高峰經驗轉達出來的感受。

快樂的陷阱

快樂是一個很主觀的命題,人可能一秒鐘之間就不快樂,也可能瞬間變快樂,這是心理的問題;而「快感」則是生理的問題,與感官有關。當你聞到好香的味道、吃到好吃的食物,那是一種快感;當你觸碰到某個東西,覺得觸感真好,這也是快感。這都與感官有直接關係,是生理作用的快樂。

為何要念「十六字洪名」

當我們在意識清醒時,總覺得十六字洪名很簡單,但當我們病苦之際,光是喘口氣都很辛苦,值此時刻,十六字洪名就唸不出來了。因此,倘若我們將持誦十六字洪名養成習慣,其法義便會在生命中產生一種「流」,與呼吸的「息」一樣,綿延成為一種「流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