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師父有話說】  離世間 入法界


佛法常講「出三界」,那麼,出三界以後到哪裡去了呢?就消失了嗎?當然不是!出三界以後就是「入法界」。所以在《八十華嚴》的結構裡頭,「如來出現品」後接著是「離世間品」,再來就是「入法界品」;因此說,「出三界」並不是消失,而是還有著很多階段。

大家都說:「我要證阿羅漢、要成佛」,那麼證阿羅漢之後要幹嘛?成佛要幹嘛?難道成佛以後就光坐在桌子上讓人拜嗎?成佛之後也要吃飯、睡覺。證阿羅漢又如何?開悟又如何?照樣要度眾生啊!所以無論稱作成佛、開悟、開智慧、明心見性,或是叫作證阿羅漢,這都是「如來出現」──自性非常圓滿地顯現。
 
自性圓滿顯現的時候,心就離世間;離什麼?離開欲界的欲望跟妄想、對色界有形無形的依賴,以及對無色界的想像;當你都完全離開,就不受拘束了,這就叫作「出三界」。但出三界以後,還是要繼續活下去呀!此時顯現的才叫作「入法界」。
 
我們在這個世間做的任何事,無論職務、職位為何,一旦你的職務是與權利(利益)相結合,就證明你是在三界內,因為你有欲望;然而,假如你的職務是跟義務、責任相結合,那麼基本上,你已經出三界,因為你不再被名利欲望所拘束了。
 
雖說從理論上來看是如此,可是在現實生活中該如何看待呢?佛法強調的是責任、義務、以及使命感;當你所做的,只是為了使命感、責任感,只是盡你應盡的義務,那麼你就離世間了;離世間,就是入法界了。基本上,雖然你還是在這個世間,物理現象、社會現象、心理現象都還是一樣,唯你的心已經離開世間,入法界了!使命感,是不會有逼迫感的,假如有逼迫感,那就不是使命。因為責任感、使命感是生命因素,會自然顯現出來。
 
就如同父母照顧子女,是責任、是生命中與生俱來的,必須將它發揮出來。絕對不是:「我的使命就是讓這孩子以後可以當大官、當董事長。」這不是使命,而是權力欲望,當你是為了讓你的孩子將來如何如何,而去教孩子時,就已經變世間欲望了。
 
「我只是盡我的責任把他教好…」無所謂做得好不好,因為每個人的智慧、條件都不一樣。天下無數父母,對於子女都是無私奉獻,沒有「為什麼」,因為父母的生命就有這個因素存在。教得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,但只要父母盡了責任,那就是最美的!
 
不過,責任很容易跟欲望牽扯一起,佛法所講的責任是沒有欲望的,責任是一個生命因素。有很多人在工作崗位上非常盡責,既不是為了個人欲望,也不是為了權力,這種人就是修行人。假如在工作崗位上盡力,只是為了求名、求利,這就不對了。
 
離開世間的權力、名譽、欲望,就叫作離世間;入法界,就是進入使命感,生命因素煥發出來的責任感。有責任感,就不會被世間因緣所迷惑。但難啊!世間因緣迷惑眾生,該如何掙脫?只有修行一途。要不被迷惑,就必須有足夠的定力,否則一看到白花花的鈔票,什麼責任、義務、使命,就通通拋到腦後了。

文章出自:《四十華嚴玄談》第十八章 因果同時

究竟見地 不可言說

光憑概念生活,人生絕對活得不真實,你尋尋覓覓你的所信,但它卻來自於你的右腦,而不來自於你的左腦,要知道無論左腦再怎麼辛苦求證都是假的、全都是枉然。有人說:「我找到真理以後我才信。」但真理到底該如何求證?偏偏你的左腦根本無法求證。

能信、所信 止於至善

假如你追求真理,就會架構出一個十全十美、止於至善的生命境界。每一個人都該朝向這個方向努力。且不論十全十美、止於至善,至少必須不斷進步,今天比昨天進步,今年比去年進步,年年都進步。這輩子也應該比上輩子進步,為下輩子準備比這輩子更進步的資糧。具備這種認知,就是究竟的見地。

見濁與惡魔

我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,真正要探討的不是虛幻的理論,而是現實的問題。要從現實的觀點出發,看看現在使用的東西,明明比三十年前要好,為什麼我們卻無法擁有三十年前的幸福呢?

見地 相對與絕對

我們要積極參與見地,先把見地分門別類。見地有藍派的見地,有綠派的見地,有紅派的見地,有鷹派的見地,也有鴿派的見地,虎派的見地,兔派的見地。這些見地都稱作「相對性的見地」。既然是相對,即是不究竟。世界上找不到沒有見地的人,只不過放眼形形色色的人群,百分之八十沒有主張,只盲目跟著流行走。有一些見地,將不對的變成對的,最後指鹿為馬、積非成是,才會變成民粹遭人操縱。

啟動右腦 活在當下

其實,人只要一啟動左腦邏輯,就永遠不會有快樂可言。左腦的邏輯越轉動,恐懼感就會越深。因為左腦邏輯的運作會使你不斷產生空虛、產生恐懼。如何啟動右腦來平衡左腦?其實西方邏輯一直在追尋解決的方法。美國學者一再討論:如何運用教育制度、如何改革體制?這卻仍然淪為用大腦邏輯去解決問題。當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時,就會產生五個新的問題,想接著解決這五個問題,至少又產生五十個新的問題,層出不窮。所以必須用右腦,而不是邏輯思維。

提升正能 無常不再

有弟子問:「離苦得樂,離了苦一定會快樂嗎?」 無論苦也好,樂也好,它們都有好幾重意義。我們通常說苦、集、滅、道,苦是痛苦,集是痛苦的原因,滅是指苦可以滅,道是滅苦的方法。若以現代化的詮釋,苦是現象,「現象無常」即是苦。得到是無常,害怕失去,得不到更苦,因此患得患失,這就是苦。

妄想與欲望

我們常把欲望與妄想混為一談。但當我們汲汲營營想滿足那些窟窿的時候,實際上卻是在滿足妄想,只是自己沒有察覺罷了。追求滿足感,往往卻只是在「滿足妄想」。為什麼要將妄想與欲望分開?因為妄想屬於意識界,充滿邏輯運作的妄想通常是放射型的、是永無止盡的。當你意圖填滿那個窟窿的時候,往往說不清這個妄想的本體。倘若它是收斂型的,收斂到某個程度時,妄想就會自然降低、消失不見。

生活亦複雜 內在要簡單

生活很簡單,卻也很複雜,百貨公司裡充斥各種品牌,可就有人偏偏不愛東逛西逛,只固定光顧這一家。生活簡單化,可以活得很豐富、很精彩。

脫離DNA束縛

有很多我們所想、所求的,與實質性的DNA是無關的,DNA的結構絕對不妨礙精神領域的超越。產生障礙的無非只是自己心理的障礙,而非DNA的障礙。DNA的存在是生命的基本結構,人們汲汲營營想改變的其實都只是外相。

高峰經驗

高峰經驗非常傳神,它不是物質,而是將情境融入。物質只是媒介,它卻能融進你的生命,兌現出來的那個東西稱之為「高峰經驗」,它非常主觀,所以經常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,也就是每個人的生命感透過高峰經驗轉達出來的感受。

快樂的陷阱

快樂是一個很主觀的命題,人可能一秒鐘之間就不快樂,也可能瞬間變快樂,這是心理的問題;而「快感」則是生理的問題,與感官有關。當你聞到好香的味道、吃到好吃的食物,那是一種快感;當你觸碰到某個東西,覺得觸感真好,這也是快感。這都與感官有直接關係,是生理作用的快樂。

為何要念「十六字洪名」

當我們在意識清醒時,總覺得十六字洪名很簡單,但當我們病苦之際,光是喘口氣都很辛苦,值此時刻,十六字洪名就唸不出來了。因此,倘若我們將持誦十六字洪名養成習慣,其法義便會在生命中產生一種「流」,與呼吸的「息」一樣,綿延成為一種「流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