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師父有話說】  習氣 來自於動機


無論是因成功得到自信,或是因壓抑而養成失敗的性格,都歸咎於自己的「人生習慣」,而習慣來自於「處世的動機」。若總是以忍耐為動機、為出發點,就會養成壓抑的習慣。若動機是謙讓,則會養成寬宏大量的人格,成為一名有智慧的智者。
 
無論偏忍或偏讓,都源於習氣,同一種態度、同一種動作,習氣就造成了慣性。反思自己的漫漫人生,覺得人生悲哀的人,一定是「忍」的人;覺得自己一生精采的人,一定是「讓」的人。習氣有好有壞,我們要培養好的習氣,摒除壞的習氣。
 
然而,在所有的習氣當中,有一種最高級的習氣。
 
有一種人,沉思時彷彿在思考,眼睛卻沒有閉上,此時觀察他,會發現他的眼睛很少眨動;通常我們每幾秒鐘就會眨一次眼皮,但在凝視的時候,很少會眨動眼皮。當一個入定的人在凝視內在世界,是最高級的一種習氣。入定者,是向內看向心中的世界的「定中境」。入定之後,在定中的境界裡,眼光不向外,而是向內。
 
有一種修行人──「第二等人」,有很多習氣,不同修行人會有不同習氣,像是「愛閉關」。有位法師好友,年少輕狂時曾對我說:「哎!老哥,我要去閉生死關。」
 

「到哪裡閉關?」

 

「梨山。」

 

「喔!好遠哪!我懶得去看你喔!」我告訴他,梨山的公路常常崩塌,還是別去的好。我再問他:「你打算閉關幾年?」

 

「閉到死。」法師答。

 

「唉唷!」我聽了一驚:「不要閉到死,這樣好朋友都見不到,要到極樂世界才能見得到,不好啊!」

 

「我要去!」法師很堅決,又對我說:「那你要護法啊!」

 

我說好啊!想了一想,說:「我護三萬好了,你就好好死在裡面,畢竟生死關就是要死在裡面不出來嘛!」想了想我又說:「你都要閉生死關了,還要錢做什麼?不如這樣吧!我給你三千,給太多錢也沒用。萬一得知你死了,再幫你超度。」

 

結果三個月後,我卻在重慶南路的書店遇到他。我問:「你不是閉生死關嗎?怎麼又回來了?」

 

「回來買鉛筆,山上沒有鉛筆。」法師說。

 

「梨山買不到鉛筆?台中也買得到鉛筆呀!幹嘛跑到台北來?」

 

法師嘆了一口氣,答道:「唉!你不知道啊!在閉關的時候,腦中想吃饅頭,腦海裡的饅頭,變得像玉山那麼大!」

 

「不想饅頭可以嗎?」我問。

 

「是啊!不能再想了!」法師又搖搖頭:「想吃麵,又沒人供養麵,我想著想著,那麵條變得像長江那麼長!」

 
所以,閉關這習氣不容易養成。有人有閉關的習慣,通常閉幾個月,懶得跟別人吵架就跑去閉關,閉關就不會跟人吵架,這也是一種習氣。有人有拜懺的習氣,有人有禁足的習氣,有人有念佛的習氣,有人有持咒修法的習氣,各種各樣的習氣都有,因為動機、發心不同,而造成種種習氣。這些習氣不長,但會養成慣性,形成習慣,稱之為「修行人」的一種特質。
 
再來就是一般凡夫俗子,習氣可就多了。凡夫俗子坐在那兒發呆,腦袋裡不知道在想什麼,臉上浮現淺淺微笑,叫喊他,他也沒反應,拍一下肩膀,他嚇一跳,對你說:「你別嚇我!」若問他:「你在想什麼?」這時他的回答,就是在打妄想。
 
凡夫打妄想,而不是在凝視,打什麼妄想呢?端看他當時在想什麼。年輕人會臆想戀愛的情景,與戀人手牽著手,漫步在雲端,想著美好幸福的一刻。凡是走過年輕的人,都曾有過這種經驗,往事讓人一再回味。但隨著時間流逝,回味會漸漸淡去,因為世間之事,必會隨著時間慢慢消逝。
 
然而,入定卻是截然不同的,當入定中境,就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,生命的能量一旦被激發,就會感到全方位的舒服,想再度進入那樣的境界。此時不會想著世間的美食,是因為定中滋味比任何世間事更美好。
 
入定之後,舌根不起作用,產生美味,從而不想吃世間食物。鼻根不起作用,聞到香味,卻非人間香味。進入定境之後將產生很多境界,對於人世間有限的物質慾望失去興趣。人世間的物質慾望,久了生膩,喜歡吃肉的人,連續吃一個星期之後,看到肉都會想吐,更別說「想吃」。
 
人世間所有事物皆是無常。夫妻為何經常吵架?因為天天膩在一起,容易心生厭倦。若不好好處理感情關係,習氣就容易爆發,因為那是本質。習氣不只是你的好朋友,習氣本來就是你自己,所以要真正去認識它。
 
 

※《改變生命的九堂課》將於2018年6月20日正式出版,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。※


文章出自:《改變生命的九堂課》第二章 習氣,自我的好朋友

究竟見地 不可言說

光憑概念生活,人生絕對活得不真實,你尋尋覓覓你的所信,但它卻來自於你的右腦,而不來自於你的左腦,要知道無論左腦再怎麼辛苦求證都是假的、全都是枉然。有人說:「我找到真理以後我才信。」但真理到底該如何求證?偏偏你的左腦根本無法求證。

能信、所信 止於至善

假如你追求真理,就會架構出一個十全十美、止於至善的生命境界。每一個人都該朝向這個方向努力。且不論十全十美、止於至善,至少必須不斷進步,今天比昨天進步,今年比去年進步,年年都進步。這輩子也應該比上輩子進步,為下輩子準備比這輩子更進步的資糧。具備這種認知,就是究竟的見地。

見濁與惡魔

我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,真正要探討的不是虛幻的理論,而是現實的問題。要從現實的觀點出發,看看現在使用的東西,明明比三十年前要好,為什麼我們卻無法擁有三十年前的幸福呢?

見地 相對與絕對

我們要積極參與見地,先把見地分門別類。見地有藍派的見地,有綠派的見地,有紅派的見地,有鷹派的見地,也有鴿派的見地,虎派的見地,兔派的見地。這些見地都稱作「相對性的見地」。既然是相對,即是不究竟。世界上找不到沒有見地的人,只不過放眼形形色色的人群,百分之八十沒有主張,只盲目跟著流行走。有一些見地,將不對的變成對的,最後指鹿為馬、積非成是,才會變成民粹遭人操縱。

啟動右腦 活在當下

其實,人只要一啟動左腦邏輯,就永遠不會有快樂可言。左腦的邏輯越轉動,恐懼感就會越深。因為左腦邏輯的運作會使你不斷產生空虛、產生恐懼。如何啟動右腦來平衡左腦?其實西方邏輯一直在追尋解決的方法。美國學者一再討論:如何運用教育制度、如何改革體制?這卻仍然淪為用大腦邏輯去解決問題。當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時,就會產生五個新的問題,想接著解決這五個問題,至少又產生五十個新的問題,層出不窮。所以必須用右腦,而不是邏輯思維。

提升正能 無常不再

有弟子問:「離苦得樂,離了苦一定會快樂嗎?」 無論苦也好,樂也好,它們都有好幾重意義。我們通常說苦、集、滅、道,苦是痛苦,集是痛苦的原因,滅是指苦可以滅,道是滅苦的方法。若以現代化的詮釋,苦是現象,「現象無常」即是苦。得到是無常,害怕失去,得不到更苦,因此患得患失,這就是苦。

妄想與欲望

我們常把欲望與妄想混為一談。但當我們汲汲營營想滿足那些窟窿的時候,實際上卻是在滿足妄想,只是自己沒有察覺罷了。追求滿足感,往往卻只是在「滿足妄想」。為什麼要將妄想與欲望分開?因為妄想屬於意識界,充滿邏輯運作的妄想通常是放射型的、是永無止盡的。當你意圖填滿那個窟窿的時候,往往說不清這個妄想的本體。倘若它是收斂型的,收斂到某個程度時,妄想就會自然降低、消失不見。

生活亦複雜 內在要簡單

生活很簡單,卻也很複雜,百貨公司裡充斥各種品牌,可就有人偏偏不愛東逛西逛,只固定光顧這一家。生活簡單化,可以活得很豐富、很精彩。

脫離DNA束縛

有很多我們所想、所求的,與實質性的DNA是無關的,DNA的結構絕對不妨礙精神領域的超越。產生障礙的無非只是自己心理的障礙,而非DNA的障礙。DNA的存在是生命的基本結構,人們汲汲營營想改變的其實都只是外相。

高峰經驗

高峰經驗非常傳神,它不是物質,而是將情境融入。物質只是媒介,它卻能融進你的生命,兌現出來的那個東西稱之為「高峰經驗」,它非常主觀,所以經常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,也就是每個人的生命感透過高峰經驗轉達出來的感受。

快樂的陷阱

快樂是一個很主觀的命題,人可能一秒鐘之間就不快樂,也可能瞬間變快樂,這是心理的問題;而「快感」則是生理的問題,與感官有關。當你聞到好香的味道、吃到好吃的食物,那是一種快感;當你觸碰到某個東西,覺得觸感真好,這也是快感。這都與感官有直接關係,是生理作用的快樂。

為何要念「十六字洪名」

當我們在意識清醒時,總覺得十六字洪名很簡單,但當我們病苦之際,光是喘口氣都很辛苦,值此時刻,十六字洪名就唸不出來了。因此,倘若我們將持誦十六字洪名養成習慣,其法義便會在生命中產生一種「流」,與呼吸的「息」一樣,綿延成為一種「流」。